CHICANERY*あだばな

愛も不確かなユートピア。

個人博成分居多;そらまふ;BAD END;自作自受患者;隨心寫寫不完就放棄。

꒰⑅•ᴗ•⑅꒱

希坎挪瑞;徒花(あだばな)。

以自我魂靈為摯愛。
致我最初也是最後的愛人。

自我主義至上。

我的現狀:頭像頂在月球主頁躺著srmf卻在快樂地進行吉學研究

世界觀構造:我。

RSE企劃進行中。srmf暫停。

Chicanery(希坎挪瑞)、徒花、Ritaist。也叫席塔。

彈丸論破V3/最吉/王夢/srmf/vc/妄想症/黑卷黑/jusf周存/原創。
不喜歡看lofter,歡迎同好交流,tx私信掉落。

填坑緩慢進行中。

舞弊

*學生時代。

西園寺十裡很討厭考試,非常非常討厭,因為她覺得坐在陌生人堆裡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情,一張試卷她十多分鐘就能寫完,剩下的一個多小時十裡就只能呆愣愣地坐在那裡,發出一點動靜都會被監考員加以關注,她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今天也是如常,她草草掃了一眼試卷,趴在桌子上飛速寫完,然後陷入無聊之中。十裡抬頭看了一眼牆上掛著的鐘,指針告訴她考試才開始了二十分鐘,她嘆氣,又趴回去了,用筆在草稿紙上寫寫畫畫。閉著眼睛能夠寫出什麼東西來呢?她玩心大起,為了消磨時間,她和自己玩去了閉眼寫字的遊戲。第一個寫什麼……寫草莓蛋糕吧!西園寺十裡閉著眼睛,握著筆亂寫一通,最後一個筆劃落下後她睜開眼睛一看,什麼也看不...

そらまふ*Redemption Sorrow End。

「大雨下得太久,你一覺醒來可能會看見天使掉在你家院子的爛泥裡。」

:Redemption Sorrow End(救贖性悲傷結局)。

@隨風飄蕩Meroooo 的聯文。

Zero:徒花。
One:Meroo。

前言:

關於「愛」「自由」「拯救」「自我傷痛」的故事,靈感來源於馬爾克斯的《巨翅老人》,未完成品,原因是我太懶了,對不起(……)在商量以後決定放棄之前的完成品放送計畫,開始寫多少公開多少的行為。

很感謝Meroo,雖然說最初想法是由我提出來的,但是更多的情節是由她來推動的,很感謝!

然後要對Meroo說的是:Two我真的有在寫。

*OOC警告,伏筆警告,未成...

我喜歡的詞語:輕飄飄,沉甸甸,灼燒,熾熱,經行處,燒,痛,苦。

“和我玩遊戲吧,そらるさん。”


躊躇過三秒,まふまふ把身子探出螺旋形的階梯,輕飄飄地說。彼時他們相隔著三十七層樓梯,聲音拐過數百條彎道,近乎奇跡般地傳達到彼此耳中,成了唯一的精神寄託。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


“知道了,你想玩什麼遊戲,再過一會兒我要休息了。”


“沒關係哦,這個遊戲中そらるさん睡過去也不要緊的,我會在你睡醒的時候找到你的,我會爬上去找到你的,そらるさん。”


“這是我(まふまふ)一個人的遊戲哦。”

そらまふ*風、沙、雪。

 こいじいざよい:戀路十六夜,指爛漫愛情的顏色。


 (一)


風每天都有,並且很大,剛搬到這個城市的まふまふ還很喜歡這裡的風,他笑嘻嘻地在風裡張開雙臂,袖子被風吹得呼啦呼啦地響,刺激到皮膚的時候會有點冷,但是他好像感受不到一樣,臉上的笑也是暖烘烘的,像整個人在被驢裡一樣。そらる看著他故作玄虛地發出各種奇怪的聲音模仿鬼怪,一點也沒覺得恐怖,反倒笑出來了。在每天早上出門都被風毫不留情地打耳光以後,まふまふ由最初的喜歡變成了現在的哭嚎,他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光著腳跑到窗戶邊唰啦唰啦地拉起百葉窗,然後在被風拍了滿臉以後,  飛速關上...

黎塔麗斯第一次睜開眼的時候看見了什麼?


我問她,她坐在秋千上晃著腿,故作沉吟,然後笑嘻嘻地說:


是秘密。

© CHICANERY*あだばな | Powered by LOFTER